【群众话民生】“星星的孩子”不孤独

  我叫曹*,怀宁县高河镇人,是一名孤独症儿童的爸爸。

  两年前随着儿子呱呱落地,我们家增添了很多的欢声笑语,我的父母整天围着孩子转,笑着感慨终于过上了含饴弄孙的晚年生活。可是这种幸福感却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慢慢减退,我们渐渐发现我们孩子的与众不同。宝宝如今两岁了,还不会说话,整天神情呆滞,叫名字也没有一点反应,跟家里人没有交流,更别说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了。

  每当夜幕降临,看着熟睡的宝宝,我总是彻夜难眠,心里仿佛压着一块沉重的石头。一家人商量后,我和妻子便带着儿子先后来到了北京儿童医院和深圳儿童医院检查,诊断结果都一样,儿子患有中度孤独症。中度孤独症?这无疑给了我们当头一棒。医生告诉我们孤独症是先天性发育障碍,只有从早期开始进行长期的康复治疗,才有可能痊愈,才有可能生活自理,融入社会。听了医生的话,我们心里的石头不但没有落地反而更沉重。我们不知道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艰辛又漫长的康复路途,只能寄希望于奇迹发生在孩子的身上。

  带着孩子辗转奔波的我们身上的钱也花完了,家里的积蓄已无法支撑我们在大城市给儿子做康复,医生建议我们回老家就近选择康复机构。回到家后,我们四处打听相关的残疾康复机构,有人说针灸有效,我们就带着孩子去做几个疗程;有人说理疗有效,我们带着孩子去做理疗;有人说通经络对孩子康复有帮助,我们同样也带孩子去了。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每天为孩子的康复治疗奔波,虽然身心疲惫但还是想着办法给儿子创造更多与外界互动交流的机会,一有空就带儿子去户外、超市、游乐场所。但是儿子始终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丝毫没有感受到这些,也给不了任何回应。

  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位朋友了解我的情况后,告诉我现在有一项民生工程叫做贫困残疾人康复,这项民生工程不仅提供免费的专业康复治疗,还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激动万分,马上到居委会了解办理流程,并提交了申请材料。不久,我们的申请就审批通过了,我们带着儿子走进了怀宁县思语残疾人康复中心。孩子每天在这里做康复训练,有专业老师单独指导,有集体大课让孩子感受到和同龄孩子一起上学的氛围……。慢慢的儿子对别人叫他名字有了反应,对周围的环境也有感知,孩子的状态一天天好起来。

  在别人看来,孩子的这些改变可能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我的宝宝来说都是奇迹,这一点一滴的改变让我相信我的孩子在这里康复的会越来越好!都说孤独症儿童是来自星星的孩子,他们仿佛住在遥远的星球上,只在自己的世界里闪烁,承受着旁人无法探知的内心孤独。感谢贫困残疾人康复民生工程,让“星星的孩子”不再孤独。(怀宁县高河镇曹*口述,怀宁县思语残疾人康复中心整理)